我们需要你

祝贺《海淀老干部》创刊15周年

作者:尹世昌 发表日期:2019-11-19

  深受全区广大离退休干部喜爱的杂志《海淀老干部》在今年7月1日已经迎来了创刊15周年。我作为一名老同志,又是第一批通讯员,由衷地向创办刊物的领导和日常操办的编辑,致以深切的敬意和真挚的感谢!是你们持续多年的不懈努力,把刊物办得图文并茂、格调高雅、有声有色、佳作频出、可读耐看、生机勃勃,成为全区2700多名老干部每月离不开又能准时收到的一份精美的礼物。大家亲切地称它为“我们的刊物”。
  当年6月,我被聘为刊物通讯员。那时我已进入古稀之年,不得不离开长青艺术团舞蹈队“弃舞从文”,从此由舞台上的“跳”转业到稿纸上的“爬”。不知不觉“爬”了15年,居然也变成了一名快乐的“码字”老人。从创刊号上发表的处女作《情系中关村》,到今年第六期《新华人·新华情》,前后以尹世昌和争青署名的文章共计92篇,恰好占总期(180期)的二分之一。这个发表率出乎我意料,让我受宠若惊了。其实回头仔细看,我的那些稿件,有的还说得过去,有的则很勉强,主要是,编辑对我的鼓励和鞭策,加上老同志们的宽容和厚爱。应当说是我的机遇和幸运。十多年来我已经离不开《海淀老干部》了,它成为我后半生快乐的源泉。

  写作之乐
  我喜爱文学艺术,多年从事群众文化工作和活动很少踏踏实实地写东西。“写作是静, 走路是动”,我可以静下心去写,但因为基础差必定受到影响。不过《海淀老干部》 办了多次的“通讯员学习班”,让我大有收获。老师语重心长地告诉我们:“写东西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要想用作品去感染人,必须自己先受感动……”区政协原主席张宝章鼓励我:“你有多年丰富的群众文化实践,值得大书特书”。在老师和前辈们的指导和鼓励下,我先后写了《六里屯,难忘的片断》《自行车啊,自行车》《十一颐和园喜见周总理》等文章。参与主持北京电视台《晚晴》栏目后,写了《七老八十嘉宾主持》,受到北京电视台表彰。我又从著名作家贾平凹书中得到启示:“任何作家都在写自己,写作的过程就是发现和提升自己的过程……”我不是作家,只是业余又业余的码字人,从写作中尝到了甜头,已经非常美了。后来陆续发表了有关二老双亲、兄妹手足、爱妻老伴、儿孙趣事等散文。近几年又先后发表了十几篇有关“中关村”的短文,被《海淀报》戏称我是中关村的“保管员”,因为我是在中关村工作和生活了几十年的村里人。我就是一名普通的离休干部,写不了高精尖大而全的文章,我满怀一颗赤诚之心,写小文,抒小情,唱小调,从笔尖里流出我的真善美、情和爱,充分享受写作的快感。如今,科技飞速发展,开始进入5G快车道了,很不好意思我却是个互联网下的漏网之鱼,至今不会用电脑,更不会敲键盘。但我不自卑,不嫉妒,你敲键盘我羡慕,我用手写有温度;你修改又快又方便,我涂涂抹抹也不赖,存下手稿留纪念,一文不值也可爱。我还发现用手写有着科学养生理念,老年人提笔写字,无疑是一个让手指关节及大脑不断地受到刺激的过程,对心脑健康大有益处何乐而不为,我要坚持用手指写出我的健康和快乐。

  修改之乐
  “一篇文章的出彩,全靠不断修改”,这是辅导老师告诫我们提高作品质量的重要过程。我深有不厌其烦修改的体会,到了快要拿去打印了还不停的改,有时改来改去,竟然又改回到原点,多么有趣啊!老伴是我的第一读者,我读她听,听到“不舒服”的地方,她会打断我让我认真地再改。我的大孙女爱吃我做的手擀面,但我要求她进家门,不动筷子先动笔, 给我改完稿再吃。初始她不情愿,后被我的诚意所打动,变成她只要再来,先在门外扯开嗓门喊:“爷爷,快把大作拿上来,本孙女给阁下‘斧正’。”我对自己写的东西总是缺乏自信,希望他人给我过过目心中才踏实,所以除去我改,家人改,还有第三种力量改——即凡与我有过交往,甚至一面之交的文友、忘年友等等一个也不放过,他们是我的重要社会资源。15年来我写过大小稿件数百篇,不知麻烦了多少人,给我留下了珍贵的字迹。有的虽然只是过过目没有留下一个字,却留下散不去的味道。我向帮助过我的大小老师,只会用嘴巴“填活”人——“谢谢,万分感谢!”而已,但我心里不会忘记,像老友、挚友于长河、陈世伟、卢仲勤、贺洪楷、魏淑文、于连贵、郭荣山、崔墨卿、孙凤池等;藏友、邮友李京森、冯晏、鲁进生、张既维等,以及忘年文友陈金华等。他们能者为师的悉心指正,真知灼见地面对面的教诲和有求必应的情怀,才有我今天的变化和提高。记得数学家华罗庚院士有句名言:“人家帮我,永志不忘;我帮人家,莫记心上。”我的每篇稿子里凝结着他们的心血,怎能遗忘呢!

  发表之乐
  历经写、改,再写再改,终有一天,有的稿件被刊物发表了,那个兴奋劲头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打开刊物页面,一股清香扑鼻而来,如同春风拂面,一字排开的字块齐刷刷地向我微笑。我举着它,扭来晃去展现在老伴面前,口里哼着“快来看呀,快来看”,直到老伴发话了:“你还知道你姓什么嘛,神经病!”我才不敢再显摆了。2007年是我的高产年,每期都有一篇,兴奋的我不仅发神经,而且不自觉地,对着并不高明的作品踌躇满志横看竖看觉得可以“走出去”向大报刊展示了。比如2008年第四期刊物发表了《情系“北京晚报”》后,想当然地给《北京晚报》“五色土”栏目发去,每天下午引颈盼望报上出现我的名字,一天,两天,十天、半个月过去了,“稿”沉大海,有去无回。这才是不出所料,不知天高地厚的结果。也有特例,今年4月18日,《北京日报》京韵周刊,用一个整版刊发了我写的《70年前那座没有围墙的“象牙塔”》一文。是老书店人打电话告诉我天大的喜讯,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在北京大报上发表文章,而更让我感慨的是,老干部局宣传科的工作人员在第一时间迅速发给通讯员群。随后我们的刊物于第六期刊发了原稿《新华人·新华情》,真的是喜上加喜。这也告诉我:写好稿是自己的事,发不发表是编辑的事。

  反馈之乐
  今年《海淀老干部》第四期发表了我的《追忆一个叫我“小尹”的人》,不久,接到老干部局工作人员的电话告知我,区里一位九旬老人迫切想与我通话,希望我尽快主动联系她。我立即拨通了对方电话,原来她是我区老供销系统干部。老伴系区原劳动局刘局长,已92岁高龄,他们流着泪读了我的那篇文章后,一定要找我说说心里话……在电话里我们足足聊了20多分钟仍意犹未尽,多么好的两位老人啊!15年来《海淀老干部》先后发表了: 郝峰《读尹世昌的文章》(2007年),王宏汉《读尹世昌同志的“欢宴”有感》(2012年),以及魏淑文写的《快乐的老头》(2013年)等有关评议我的文章,这是多么难得!老友们,既肯定我的真情实感、平易近人、简洁白描等特色,也指出我的不足,如举例要确切等等。我从心底感谢他们,但也真心希望老友们不客气地指出我的缺陷和不足,真实的声音难得,可以让我进步和快乐。

  《海淀老干部》走过了硕果累累、熠熠生辉的15年,是领导关怀与指导及几届编辑和新老通讯员愉快合作的15年,更是广大离退休干部关爱和支持的15年。如今,进入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海淀老干部》要继续“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把刊物办得好上加好、美上加美,成为离退休干部离不开的伙伴。我,一名老通讯员——不惧垂垂暮年来,却要笑笑迎上去;头脑清,手有力,继续写下去……
  《海淀老干部》——我们永远需要你!
  (作者系区文化委离休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