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国庆十周年大阅兵

作者:刘怀法 口述 黄进琪 整理 发表日期:2019-11-19

  人生是丰富多彩的,每个人都有许多奇特的经历和难忘的故事,但对于我来说,刻骨铭心的却只有一次。半个多世纪来,我在党组织的培养教育下,从一个农民的孩子成长为人民解放军的基层指挥员,为人民军队的革命化现代化建设做了一些应该做的工作,多次立功受奖。在这漫长的戎马岁月中,令我十分自豪的是在60年前,我有幸参加了1959年于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的国庆十周年大阅兵,直接接受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检阅。
  当我理清思路,回顾这一段难忘的经历时,仍然记忆犹新,依然心潮澎湃,激动不已。我做梦也没想到有这样一次机会,能在天安门广场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亲眼见到毛主席,亲耳聆听他老人家的教诲,这真是我一生的荣耀。
  1938年,我出生在山东临沂一个农民的家庭。1955年,我才17岁,就以优异成绩毕业于临沂中学,报考了河北石家庄铁道兵学校。在军校里,我认真学习,刻苦训练,各门成绩都是优秀,第二年就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57年7月铁道兵学校毕业后,分配到宁夏石嘴山铁道兵第七师某部实习,参加了包(头)兰(州)铁路修建工作。作为一个热血青年,我全身心地投身于社会主义铁路建设,不论苦活累活,我都抢着上,有时还协助工程师做好测量和放样等工作。在修建一座大桥时,我曾7天7夜没下桥墩。因工作成绩显著,荣立了三等功。当时我的事迹曾刊登在《铁道兵》报上。第二年,我们部队又转战到广东佛山修建茂(名)廉(江)铁路。
  1959年2月初的一天,我接到上级通知,马上回铁道兵学校参加集训。那时,我心里十分纳闷,自己刚从铁校毕业不久,为何又要返校。经多次追问,七师政治部保卫科长悄悄地告诉我,这是一次非常非常重要的军事活动。
  我带着疑团返回铁校。直至集训动员时,我和200多名从铁道兵各师选拔来的同志,才得知这次集训的目的。那一刻,我们欣喜若狂,差一点高兴得跳起来。当时,大家激动万分,但谁也不敢乐出声来,一回到宿舍就开心得翻了天。
  铁道兵部队是第一次组队参加国庆阅兵,参加集训的队员都是经过严格挑选的。具体条件是:政治可靠,身体健壮,五官端正,身高在1.70——1.75米之间。集训不合格的队员不能参加阅兵式方队。规定每个方队240人,另有几名替补队员。这一条给大家增加了压力,每个人都暗下决心要刻苦训练,谁也不愿当替补队员。
  集训从1959年2月初开始,每天10个小时。内容有立正姿势、正步走、齐步走。站姿练习尤为辛苦,刚开始时,每次站10分钟,后来每次20分钟、30分钟,最后每次要站2个小时。有些同志坚持不了晕倒了,我也曾晕倒过一次。练正步走分解动作时,每天10个小时的踢腿,两腿的肌肉整天崩得紧紧的,下操时小腿肿得上床都十分困难。为纠正“八字脚”,晚上大家都用绳子把两条小腿捆扎牢,其艰苦程度局外人是难以想象的。
  集训中究竟流了多少汗,受了多少累,我早已记不清了。我一心扑在训练上,坚强的毅力好似与生俱来的。8个月反复枯燥的训练,我咬着牙硬是坚持下来了。8个月我磨破了5双翻毛皮鞋,除了晚上睡觉,皮鞋从来没有离开过脚。
  队列训练,肌体虽是辛苦的,内心却是甜蜜的。大家深知这是一项光荣的政治任务,意义十分重大,再苦再累也没人打退堂鼓。我那时对自己特别有信心,浑身憋着一股劲,说什么也要把方队走好。
  终于盼来了10月1日那激动人心的时刻。凌晨3点,集训队员分乘军用卡车从南苑机场出发,来到东长安街指定位置。上午9时55分,毛主席和其他党和国家领导人出现在天安门城楼上。10点正,时任北京市市长彭真宣布阅兵式开始。这次阅兵共有15个徒步方队,铁道兵学校排在第6方队,前面是军事学院、步兵学校、炮兵学校、工程兵学校、坦克兵学校5个方队。当铁道兵学校方队经过天安门城楼时,我迈着坚毅的正步,目不转睛地向毛主席行注目礼,接受他老人家的检阅。那一刻,我热血沸腾、热泪盈眶。
  我怀着对昔日的追忆,在喜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日子里又来到天安门广场,站在天安门城楼下,当年接受毛主席检阅时的情景仍历历在目。如今的天安门广场早已今非昔比,雄伟的天安门城楼金碧辉煌,宽广的广场上花团锦簇、流光溢彩,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我随着人群迈进毛主席纪念堂,又一次瞻仰毛主席遗容,缅怀他老人家的丰功伟绩。此时此刻,我愈加感慨万千。
  如今,我已届耄耋之年,但坚定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努力学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意识更加坚定。虽已老朽但尚能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添砖加瓦!
  (作者系海淀区永定路军休所退休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