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建国的机缘

作者:王荫桐 发表日期:2019-11-19

  我今年89岁,离休前任职于原总参工程兵部政委。戎马一生,军旅生活给我带来诸多难忘的、不平凡的经历,在这里重点讲讲我与新中国建国的机缘。
  我与建国有什么特殊机缘呢?首先我是建国的前一年,1948年10月1日参军的。对于建国,我只有幸运,没有功劳。就像邓小平同志谦逊地讲他的长征,“跟着走”。但我这个跟着走,与他那个跟着走的艰难程度,要相差一百倍。在建国后的七十年历程中,我还有一些值得记忆的幸事。
  1949年9月30日首届全国政协会议闭幕和第二天的开国大典,我们部队是在西安王曲西北军大操场的大喇叭里听的。印象最深的是毛主席的讲话和国家领导人的名单。虽然没有收音机、电视机,但大家的心情是格外激动的。
  1952年9月,我们几个同志从西南工兵纵队调到北京军委工程兵司令部工作。还在总参第三招待所住着的时候,国庆节到了。10月1日清晨,我和我的战友刘航向天安门方向奔去,到了西单就不让进了。我们就绕到前门,参加阅兵的骑兵部队都过来了,群众游行也快结束了。民警见我们在警戒线外站着的一群人心情迫切,就放我们进去了。这时,正好是数万红领巾少先队员手捧鲜花,潮水般呼喊着涌向天安门。我俩就紧随其后,一直跑向金水桥边。正好看到毛主席正举着帽子,从天安门城楼东头走到西头,向群众频频致意。此时,我们的激动心情无法形容。战友刘航说了一句当时我没有想到,事后几十年也没有忘记的平常话:“毛主席挺客气的!”两个住在招待所的普通一兵,第一次到北京,第一次进天安门,第一次参加首都国庆,就近距离见到了全国人民都想见到的毛主席,这种机遇,恐怕在全军官兵中,也是绝无仅有的。
  之后的岁月里,我在工程兵司令部从事宣传、秘书工作,成绩斐然,受到领导表扬与同志们肯定,破格被提拔为总参工程兵部政委,1988年又被中央军委授少将军衔。
  目前我已离休近三十年,但仍心系国家,每年都与国人一道欢度国庆,并分别于1999年的50周年和2009年的60周年国庆上有幸在观礼台上观看阅兵典礼。
  (作者系原总参工程兵部离休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