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说拜年

作者:刘世通 发表日期:2020-03-17

  拜年是春节的一项重要而独特的民族风俗。有资料称,拜年起源于周朝。每当春节,各诸侯王要向周天子拜年,皇帝则安排娱乐活动赏赐臣子,当时称“朝正”。大臣之间、幕僚之间也相互拜年,称“团拜”。民间的拜年则在家庭内部、亲戚朋友之间进行。
  在我老家冀中,乡亲们把拜年看得很庄重,也很神圣。解放初期我上小学的时候,清楚的记得,正月初一早晨,家家都起五更,放鞭炮。连平时爱睡懒觉的人家,也会早早起床。据说谁家起的早,谁家来年就有福,有好运。天还不亮,父母就把我们这些还在睡梦中的小孩子都叫起床。待母亲为诸神上完供,饺子端上桌后,哥哥、我、弟弟等男孩要依次给父母分别磕头拜年,并送上健康长寿之类的祝福。吃过饺子,哥哥便带着我和弟弟到血缘关系远一点的长辈家磕头拜年。长辈给我们小孩子压岁钱,一般都是5分,一角算是多的了。这与当时的经济条件有关。钱虽不多,但体现了长辈对孩子们的关爱,希望晚辈无病无灾,健康成长。孩子们拿到压岁钱后,非常高兴,感到还是过年好呀!用压岁钱买鞭炮、玩具和糖果等用品。对于一般乡亲,除邻居外,就不逐户上门磕头拜年了。若在拜年途中相遇,互相说一声:“过年好,咱们高个揖吧。”互相拱拱手就算拜年了。初一在本村拜完年,初二开始就要到主要亲戚(如姨、姑、舅)家拜年了。若亲戚多,拜年要持续好几天。
  有些长辈对拜年很在乎,看得很重。如亲戚的晚辈不去拜年,就看做对他不敬重,而很不满意。我小时候就听到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个老头在春节后的一个集市上,看到了自己的外甥,什么话也没说,上去就给了外甥一个耳光,把小伙子打的一楞,揉着脸说;“舅!您怎么打我呀?”老头郑重地说:“打你,你为什么偷我的牛”。小伙子更摸不着头脑了,说:“我什么时候偷你的牛啦?”老头理直气壮地说:“春节,你到我家拜年顺手偷走的。”小伙子说:“没影儿的事,我春节就没到您家拜年。”老头提高了嗓门说:“是嘛!”这时旁边看热闹的一个老者上前对小伙子说话了:“我看出来了,你舅打的不是你偷他的牛,而是打的你没去给他拜年。小伙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怎么春节不去给你亲娘舅拜年呢!”小伙子脸红了,无言以对。老头看教训外甥的目的达到,丢下一句“缺家教的东西”,一甩手走了。
  随着社会的进步,交通信息的发达,人们对拜年的观念和形式也不断与时俱进。在农村除了自家长辈和近亲仍磕头拜年外,一般亲朋说个拜年话就行了,大多数人特别是年轻人也不太在意了。拜年持续的时间也大大缩短。年轻人开着小车或骑着电动三轮车一天就把所有的亲戚走遍,把年拜完了。在城市的一些机关、团体、企事业单位则用“团拜会”“茶话会”的形式集体拜年。同事之间、朋友之间,也从过去的登门拜访,发展到贺年片拜年、明信片拜年,再到如今的电话拜年、微信拜年。不管采取何种方式,都能起到增加亲情、友情、乡情、感情的目的,同时促进社会的和谐,彰显浓重热烈的节日气氛。
  (作者系海淀区西翠路军休所退休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