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是会开出花来的

作者: 发表日期:2019-03-08

  元月16日上午,李响接受了我的采访。望着坐在对面的80后女孩,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卡尤迪生物科技的创始人兼CEO?只见她身穿时尚宽松的黑色外衣,脖子上系一条以蓝灰色为主、嵌白道素格的围巾,一双深邃的大眼睛专注地望着我,一头秀发拢在脑后,温婉柔美、优雅内敛,那种由内而外的温暖气质似水波静静流动在室内。

  求学之路

  与众不同

  李响微笑地告诉我,从上大学开始就选择了走一条与众不同的路。

  有人说,选择是一种智慧,用在李响身上恰如其分。李响的父母都是画家,她是在艺术的熏陶下长大的,按常理该从事艺术,而她却选择报考北京大学物理专业。其实,这还不算称奇。奇的是她就读物理专业的同时,也开始了生物、物理交叉学科的研究。当年进入北大物理系后,偶然接触到分子生物学,她特别感兴趣,就像着了魔。

  初生牛犊不怕虎,大二的时候,她贸然联系生科院的陈建国教授,并顺利进入他的实验室做实验。大三的时候,她又成为物理系的长江学者欧阳颀和陈教授合作项目的负责人。当其他学生还沿袭师兄师姐的方法做实验的时候,她已经独立查文献、找资料……四年后,她既拿到了物理系的学士学位,又在生科院做了两年半的分子生物学实验,令人刮目相看。

  李响告诉我,从北大物理系本科毕业后,她便来到了美国加州大学,继续研究定量生物学这一新兴的交叉科学。她整天泡在实验室里,从上午10:00到凌晨2:00,长达16个小时持续做实验。每当她走出实验室,看到满天的繁星调皮似的眨眼睛,她的心中盛满了莫名的感动。她还协助导师完成了很多复杂的生物实验,取得多项技术突破,甚至协同导师开辟了生物领域新的学科。这时,李响突发奇想:我要转到工业界,把最前沿的科研成果直接转化成产品,让社会受益。当她把这个想法告诉导师的时候,导师不能相信,她放着就要投稿Nature的文章不发,放着再熬两年就能拿到的博士头衔不要,居然要离开美国回中国创业?听起来像天方夜谭,其实她已做足了功课。寒假回国,她考察了中国各地的创业园区,设计好产品,联系供应商生产了。对于一个26岁的女孩来说,这是多么大的风险?可她义无反顾。她爱分子生物学,爱到了2007年8月获得硕士学位之前,于当年3月注册第一家美国生物公司,5月注册中国生物公司;爱到了硕士一毕业立即回国创业。在李响看来,成功固然可贵,但追求本身才是最充实、最有价值的。

  创业遇险

  云淡风轻

  从2007年至今,公司从弱到强。我问李响,你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她语调沉稳地对我说:“如果遇到困难,我会想办法解决,十多年了,我没觉得遇到什么困难是最大的。已经解决的问题,就不是什么问题了。对别人来说,遇到困难可能压力很大,可我抗压能力强,逢山开路,遇水架桥。”

  2013年下半年,公司的一步核酸检测技术有了突破性进展,李响聘请了美国的律师申请专利,还参加了很多国际性展会与一流的公司切磋交流,与此同时拿到了很多投资意向。2014年初,她意识到目前的研发投入大,加上新产品上市以及一些国际大客户还在培育阶段,企业整体费用已经超出了企业现有产品利润承载范围,如不能快速引进投资,就要在发展速度上大打折扣。权衡利弊后,她选择了一家比较信任的公司签了投资意向书,对方承诺完成两个月尽调就可以打款,但事与愿违,3月27日,在两个月投资尽调到期之际,对方提出改变投资条款的无理要求。经过深思熟虑,她决定在履行两个月的排他义务后,立即停止与投资人的合作。做出这个决定,决策者要冒很大的风险,这是生死攸关的决定,而她深知,只有如此,才能置之死地而后生。当时,公司面临的亏空大约一百多万元,她把压箱底的几十万元存款拿出来,老公向亲朋好友借款几十万元,公司的各部门也做好了紧缩开支的准备。她也给自己设置了时间期限,要在3个月内把投资搞定,想想这中间的难度不言而喻。可她却在一个月内签了新的投资意向书,与一家更大规模、靠谱的投资公司合作,两个月内完成了尽调并签署了投资协议,公司如愿以偿拿到了第一笔融资500万美元。

  看到眼前的李响云淡风轻、自信乐观的样子,谁又能想到当年她经历的种种坎坷。

  应急救险

  造福众生

  在我的采访过程中,李响一说起自己创办的卡尤迪,自豪之情油然而生。她说:“我们是中国第一家、全球第二家致力于研发手持型通用荧光定量仪的生物公司,也是世界上唯一可以做一滴血现场分子诊断的公司。我们研制的快速基因诊断仪,在未来的日子里,不仅能在医院、检疫、海关等机构应用,还要让大众触手可及,它将像体温计一样走进千家万户。IT时代造就了乔布斯,在未来的生物技术时代中,我将完成自己乔布斯式的梦想,用生物技术改变人们的生活。”“快速基因诊断仪诊断的项目包括传染病、肿瘤、个性化用药等。我们的基因检测产品,能在10分钟内完成核酸检测。即使对基因技术一无所知的人,也能快速看懂检测结果,从而确认所患疾病。”其实,在产品成功的背后,谁能知晓李响的苦衷?

  值得李响骄傲的是2013年、2014年,卡尤迪PCR检测产品被应用于H7N9病毒检测和埃博拉疫情重灾区。面对这类新兴传染病,在感染初期,传统检测手段不能检测到病菌的存在,而荧光定量PCR检测方法却能做到,因而它成为世界卫生组织唯一推荐的疫情监测方法。

  2014年抗击埃博拉病毒期间,卡尤迪的核酸检测的便携箱被国家送到非洲塞拉利昂现场去做检测,凭借其出类拔萃的优异性能,卡尤迪成为唯一入选世界卫生组织WTO官方目录的分子诊断厂家,也是中国首家入选的核算检测设备供应商。当这些消息传来的时候,颇有大将风度的李响禁不住像孩子一样欢呼雀跃。

  卡尤迪的快速基因检测仪,用于安德拉救援队,挽救了无数非洲人的生命,一幕幕动人的画面像是纽带,把跨越千山万水的中非友谊紧紧连接在一起。

  爱的传递

  触手可及

  经过临床试验及漫长的等待,2016年,李响终于拿到了药监局的批件,她回眸一笑。想想自己走过的路,五味杂陈。我问李响:“在你的成长路上,父母对你有什么影响?”李响笑了笑说:“不知您信不信,父母对我最大的影响是没有影响。”这是多么富有哲理的反思。

  当问起李响的家庭,她笑眯眯地说:“我是在创业中与老公相识相恋、结婚生子的。”当她的儿子出生时,她享受了初为人母的喜悦。好像儿子的到来, 使她拥有了无穷的动力,似乎以此做杠杆,可以撬动地球。

  没有想到,她的儿子出生一个多月的时候,不小心得了肺炎。发病的前两天低烧不断,李响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当她把孩子带到医院时,孩子已经处于呼吸困难状态,好在治疗情况良好,孩子转危为安。在孩子治疗过程中,前前后后注射过不少抗生素和激素,也给孩子留下了些许后遗症。从那以后,李响反省自己,如果能用分子诊断让她的孩子及时进行检测,不就可以避免这样的危险发生吗?由此,成为她把分子诊断带到万千家庭的内驱力。她说:“我希望以后所有的儿童都能健康的成长,尤其是这些脆弱的新生儿。”

  时间飞逝,公司日益壮大,今非昔比,儿子也像小树一样茁壮成长,可李响的父母却步入花甲之年。她虽期望他们健康长寿,但也无法阻止父母身体的老化。尤其是去年,母亲的血压不稳,时而低,时而高,母亲头昏不已,痛苦不堪。李响见状,立即为母亲进行快速基因检测,结果是母亲患上PH高血压。针对这种情况,她立即让母亲补充医用叶酸,病情迅速得到缓解,直到现在,母亲的身体状况良好,令她欣慰不已。

  李响的梦想是让快速基因诊断仪造福众生。她说:“在我的心灵有一个愿望,愿所有的家庭,都能便捷地使用快速基因检测仪,将癌症确诊在早期或前期,精准医疗,个人定制化用药,减少痛苦,节省治疗经费,避免误诊情况的发生。”这是一个承载着多少人梦想的宏图。在这温暖的色彩下,蕴藏着李响多少绮丽的梦呢?

  梦是会开出花来的。

  (作者魏淑文系海淀区文化委退休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