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神奇且有温度的孵化器

记中关村生物医药园

作者: 发表日期:2018-08-06

  孵化器是什么?辞典告诉我们:鸟类用体温使卵内的胚胎发育成幼体,也指用人工的方法使卵内的胚胎发育成幼体。

  看到这个词的解释,让我立即想起了童年时,常常看到家中的老母鸡一动不动地趴窝、孵小鸡的情景……

  我现在要说的孵化器是在国家支持“双创”的大环境下,服务于生物产业创新和医药产业创新的创业服务机构——中关村生物医药园,它是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核心区内的生物医药专业孵化器,坐落在上地七街开拓路5号。在北京众多的高科技园区和孵化器中,生物医药园的面积不大。一个园区,一座楼,可业绩不容小觑,已孵化了上百家优秀的企业,形成一批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产品。真是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啊!

  当今在全国范围内,如雨后春笋般诞生了各类孵化器、众创空间,这意味着什么?它们孵化什么样的产品?它们孵化产品时还会像母鸡一样需要守护吗?需要适宜的温度吗?它们通过什么样的孵化模式来促进企业的发展?

  2017年2月22日清晨,我踏着积雪,怀着诸多疑问走进中关村生物医药园,专程采访北京中关村上地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刘荣耀。

  当一幢灰白色的五层小楼平淡地出现在我的面前时,“生物医药园”五个大字的Logo墙抢先一步嵌入眼帘。此时,楼前站着一位身着西服戴着眼镜的儒雅先生,正在张望。当我走上前去,他问道:“是来采访的作家吗?”“是啊!您是……” “我是刘荣耀!”我们握手之后不容分说,他快速带领着向楼里走去,就像军人开赴战场。

  踏进中关村生物医药园的大门,两边墙上最醒目的莫过于张贴着两张画满分子式和生物结构式的表格。原来这是全球销售Top200的药品图,浓浓的专业氛围扑面而来。

  背水一战 置之死地而后生

  中关村生物医药园位于上地信息产业基地,由海淀区财政投资建设。2001年开工,2003年开园,总投资1.8亿元,建筑面积3万平米。2004年成立中关村上地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按市场化运作,是中关村生物医药园的管理和运营单位。

  随着改革的推进,改制迫在眉睫。当时的刘荣耀是海淀区创业中心副主任,在这个岗位任职多年,是留下来继续当处级领导干部,顺风顺水,从事他非常熟悉的工作,端着铁饭碗,不愁没饭吃?还是选择一条布满荆棘、充满挑战、创办企业的道路?清华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刘荣耀,在这次重大的抉择面前,毅然坚定地选择了后者。按照有关规定,刘荣耀先办理辞职,后签劳动合同,走上了一条探索事业单位改制、自主创业之路。

  现在中关村生物医药园有14人,7人负责平台的管理和生物专业技术服务工作,7人负责综合孵化服务工作,这是一支由各种专业人才组成的、拥有十几年孵化服务经验的专业团队。

  中关村生物医药园这栋小楼,按照约定,房租收入须上缴产权单位。这对新成立的孵化器公司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考验。一般孵化器的房租收入占据孵化器收入很大比例。没有了房租收入来源,我们能做什么?怎么做?严峻的问题摆在了面前。公司十几名干部职工的工资收入、公司的正常运转,都需要资金啊!千钧重的担子压在了刘荣耀的肩上。他知道,自己没有退路,公司没有退路,大家都绑在一辆战车上,只能像当年韩信一样,唯有背水一战,置之死地而后生。他一头扎进了生物医药研究的书海里,每天恶补,几乎把家当成公司,把公司当成了家。他把国际国内能够买到或搜寻到的所有书本及信息阅读储存,进行分析研究,真乃天街小雨润如酥,男儿须读五车书。就是在如此猛读恶补中,企业发展思路日渐清晰,那种黑白颠倒的日子没有白白度过,他面对着未来即将驰骋的疆场,热血沸腾。他把思路告诉自己的团队:“孵化是长效且带公益性的事业,具有长周期、高风险、大投入的特点。孵化器不是一个简单的空间,我们要孵化的是创新创业企业,帮助他们快速成长就是我们的目标所在。我们要围绕企业创新、产业发展、金融投资三方面去做。目前,我们没有房租收入,但可以依赖实验室平台和技术服务维系生存。我们完全有能力把中关村生物医药园办出特色,为中国生物医药孵化器的发展,趟出一条新路。”

  思路清晰了,找到了前进的方向,他们撸起袖子开干!

  独具慧眼 引领创新企业入驻

  中关村生物医药园审时度势,定位精准:支持初创型生物医药企业创业,接轨区域经济,引导企业走向产业聚集,而不是把目标锁向那些已形成规模的大型企业。

  刘荣耀常说:“我们选择企业有严格的标准,对方一定要有创新医药的核心技术,我们要脚踏实地为企业提供支撑。”

  如今,不乏有很好的初创企业,他们拥有很多技术成果,但是他们对产业政策不熟悉,对创业环境不了解。针对这样的企业,要独具慧眼,及时吸收他们入驻。因为这样的企业缺乏的不仅仅是市场,更缺少企业经营的战略设计与整体规划。在繁杂的生物医药市场上,刘荣耀带领他的团队选择适宜生物医药园发展的企业进行孵化。刘荣耀说:“我们选择企业的标准就两条,一创新创业,二有研究实验成果。”其实,在刘荣耀的心里还有一杆秤,他以此衡量创业团队的领头人,那就是是否正直、有抱负、有勇气!

  目前,中关村生物医药园孵化了北京诺思兰德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北京奥精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康美特科技有限公司等190家优秀的生物医药初创企业,6个企业的项目获得国家一类新药临床批件。3个企业获得三类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书,7个项目获得国家十一五、十二五重大科技专项“重大新药创制”的支持。

  中关村生物医药园聚集了一批优秀的留学生创新创业团队,已有11人入选国家“千人计划”的创业类人才,1人入选国家“千人计划”的创新类人才,13人入选北京“海聚工程”人才。

  生物医药企业的发展面临很多困难,主要表现在耗时长,投入大。中关村生物医药园作为专业孵化器,已经变成一个创业服务机构,给予初创企业智力支持,共同创业。现在,他们孵化的企业被市场认可,一些投资机构纷纷关注,与他们长期以来重视品牌建设分不开。

  中关村生物医药园利用自身管理高科技产业的经验,帮助一个个企业梳理创业理念、商业模式和融资设计。通过十几年的运营,中关村生物医药园建立了围绕企业发展的全面、立体的服务体系,形成了一个适合生物医药创新创业企业发展的生态环境。对于入驻企业提供从创业辅导、战略梳理到平台的条件支持、技术服务,再到分阶段融资以及人力资源、财务管理、专业培训、信息咨询、政策解读以及项目对接等,及时解决企业遇到的各种问题。这些初创企业来到中关村生物医药园后如鱼得水、如鹰展翅。

  初创企业的初创期,随时面临倒闭。现在入驻中关村生物园的一些企业老总回顾以往,无不感慨万分。

  诺思兰德公司老总聂李亚地说:“如果我们不进中关村生物医药园,很难发展起来。”现在的诺斯兰德已经不是当初的小公司了,他们手里有5个自主知识产权专利,在通州拿了80亩土地,有一家与外国公司合作的工厂。

  挑战平台 为“上帝”提供服务

  平台是中关村医药园,为入驻企业提供专业的服务和资源的地方。中关村生物医药园具有规模大、功能全的公共科技条件平台,包括生物技术创新平台、生物制品中试平台、分析测试平台、医疗器械试生产平台等。

  平台部经理任丽建,长相甜美,毕业于延边医学院药物制剂专业,硕士毕业后不久就应聘到中关村生物医药园,至今已经工作整整10年。她不仅见证了企业的发展,自己也从二十多岁的大学生成长为独挡一面的部门经理。

  企业入驻后,平台能否满足他们的需求,平台服务至关重要。为此,中关村生物医药园曾经对平台进行三次调整,一切围绕着企业的需求去做。企业是上帝,在这里可见一斑。

  起初,对平台的建设与运营,没有经验可参考。同时囿于中关村生物医药园的经营团队班底主要出自于孵化器,而非生物医药行业,专业能力不足。于是,为了使平台尽快运转起来,为企业提供专业服务。他们找了三家专业公司负责日常管理,很快就发现由于项目收入远大于服务收入,三家公司的服务热情不够,而入驻的企业需求多样,却不能依托平台开展更多的工作,且有知识产权方面的风险,使用热情也不高。2006年,公司对平台进行了第一次调整,招聘了生物医药专业人才,从三家公司手中收回平台,组建自己的专业队伍。与此同时,对公司进行了定位,即公司不进行任何生物医药产品的研发,以确保全部资源用于对创新企业的支持、确保在服务过程中对服务企业知识产权的保护。在此基础上,对中关村生物医药园的平台进行了重新规划,形成了科技条件平台、企业孵化平台为主体结构的孵化器服务平台。

  中试平台是中关村生物医药园平台的重要组成部分,可以完成重组基因药物、蛋白药物、减毒灭活疫苗、抗体等药物的中试放大公益的研究、临床申报药品和一二期临床样品的制备,满足研发企业项目转化过程中的需求,降低创业企业的成本。

  平台的第二次调整是服务模式的调整,变被动为主动。平台围绕企业研发链开展工作,由原来的单纯承接试验的服务形式调整到人员培训、实验室和仪器设备共享、委托试验、样品制备、联合开发等形式共存,适应创新创业企业的需求。企业的实验研究一般经过小试、中试。中试成功后,为投入生产做准备。中关村生物医药园针对创业企业规模小、力量有限的特点,或帮助他们培训人员,或直接做分析检测,做制剂,帮助他们直接取得测试数据。企业在做冻干粉试验中,一时一刻不能离人,少则二三十个小时,多则七十多个小时,平台值班人员死守,不得有一点失误。

  随着平台服务的深入开展,随之遇到了平台建设、专业技术服务能力及市场化运作等诸多问题,由此中关村生物医药园对平台进行了第三次调整。首先建立平台管理体系,完善平台运营和服务的流程,保证平台的正常运转;依据国家对药品、医疗器械、检测实验室的相关要求,加强了平台的资质建设,提高了平台的管理水平和专业服务能力;通过整合完善技术服务平台,为市场化运营打下基础。

  通过平台的三次调整,中关村生物医药园,形成了以条件共享、委托试验、中试放大、样品制备、质量研究、专业培训、项目孵化等服务模式的平台服务体系,全面提升了平台的服务能力,为企业项目的研究及未来的申报打下良好基础,在降低企业创业成本的同时,加快了企业项目的转化进程。

  某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是一家利用三D多轴精密打印技术,进行完全可吸收冠脉血管支架和外周血管支架研究和开发的公司。中关村生物医药园为他们提供了医疗器械试生产车间,并协助企业进行生产线的设计,根据医疗器械产品注册法规的要求及企业产品的特点,对车间进行了改造和升级。他们还同意了企业对于平台使用费用进行缓缴,缓解了企业成功融资前的资金压力。

  入驻的北京伟德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普罗吉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北京奥源和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企业均依托中试车间完成中试、临床申报及临床样品的制备,顺利通过了药监局的审核,并拿到了临床批件。最快的项目已经在三期临床。截止到目前为止,平台累计服务450家生物医药创新企业及科研院所,协助企业完成了18个品种的临床批件申请,并通过北京、上海等7个省市药监局的现场考核。

  通过一系列细致的服务,不少企业对生物医药园平台的服务能力及服务态度极为认可。

  雪中送炭 催生孵化产品

  新药的研发,一般需要10年以上的时间,每种新药问世之前,都必须经过大量的动物实验和人体试验……研发过程中,企业最怕的是资金链中断?中关村生物医药园,作为企业孵化器,与众多的孵化器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他们能够在企业创办初期,提供资金、管理等多种便利。更在企业资金链即将中断之际,果断出手救助,及时为企业解决天使投资、资本对接等,做到雪中送炭。

  世人皆知,激烈的市场竞争像战场一样,有你没我,有我没你。而在中关村生物医药园,人们看到的是另一番景象,人与人之间不乏信任。这与他们一直坚持市场化与公益化相结合的运营模式,打造一流的孵化平台分不开。

  入驻的初创企业每当遇到困难,就会向娘家人求助,他们早已把中关村生物医药园当成自己的娘家。企业与企业之间,团队与团队之间,也互通有无。

  2015年组建的林海洋创业团队,从事抗肿瘤抗病毒免疫治疗项目的研究。由于前期团队缺少相关研发条件、技术人员以及相应的资金,可谓困难重重。生物医药园得知此情况后立即与创业团队进行沟通,着手解决他们的困难。依托平台现有设备及场地,结合项目工艺流程,调配相关设备,并在开放实验室为其提供实验台及公共办公区解决日常实验和办公,大大降低了企业资金在硬件条件上的沉淀,使得有限的资金更多的用于实验数据的获得上,提高融资的成功率;同时减免该企业平台使用费用,暂时缓解了企业成功融资前的资金压力,共减免15.9万元。林海洋团队目前已完成了相关产品的基础研发。生物医药园还为其开发了项目质量检测标准,同时共同研究制剂机型及后期的无菌灌装,完成了初步样品的制剂制备、检定和初步效力测定。

  诺思兰德公司从当初举步维艰到如今越做越大,仅一次融资就达到3973万元。最引人瞩目的是他们研发的一种用于治疗糖尿病肢体缺血症的针剂。如今,患糖尿病的中老年人日益增多,病情严重的患者最后要面临截肢。而用基因重组的一个干细胞生长因子,注射到缺血部位,就能产生很多干细胞向缺血部位聚集,只要给患者打8针,患者就不用截肢了!

  仅举几例,我们就不难看到中关村生物医药园孵化的企业,生产的这些医药产品的成功上市,将在我国的医药史上翻开新的一页。她将为多少肿瘤患者延长生命;将给多少糖尿病患者免去截肢的痛苦;为多少挣扎在死亡边缘的患者带来福音;她将造福多少人、多少家庭。我相信,一旦投入生产,投入临床应用,将给千千万万的家庭带来希望!

  面对未来 任重而道远

  中关村生物医药园入驻的企业越来越多,这些企业实验成功的产品令人刮目相看。中关村生物医药园的社会知名度也越来越高,总经理刘荣耀常常被邀请去全国各地演讲,副总经理秦京梅也要在很多重要的会议上介绍成功的经验。中关村生物医药园每年还要接待很多慕名而来的同行。相比创业初期,他们不仅孵化了大批创新创业企业,积累了平台实验、生产、融资、上市等方面的经验,资金较之从前也有大幅增长。

  面对未来,任重而道远。此时的刘荣耀团队却显得十分平静。他们认为,作为企业,凡是张嘴闭嘴提钱的,这个企业注定走不远。他们考虑最多的不是到手多少钱,而是战略性的决策。要说钱,他们公司的干部职工挣得并不多,可依旧埋头苦干。他们眼睛瞄的是生物医药园入驻及将要入驻的企业,他们深知,这些企业是我们的客户,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是我们的上帝,我们的未来在他们身上。如何发扬团队精神,为企业提供尽可能周到细致的服务,对企业讲究诚信,当企业面临难关时,该出手时就出手,要有担当。

  采访快要结束时,我对副总经理秦京梅说:“刘总刚刚迈入知天命的门槛,风华正茂的年龄,可他的鬓角已长出不少花白头发,定是承担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压力吧?”她感叹地说:“当我们中关村生物医药园这个家不易!在他的心里装着入驻生物医药园的每一家企业。他是真正想为咱们国家医药事业发展做点事情的啊!”

  是啊,一个神奇且有温度的孵化器诞生了,伴随的一定是涅槃的痛苦和重生的快乐!

  经过13年的运营和发展,中关村医药园在各级政府的支持下,已成为科技部授牌的“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北京市科委授牌的“首都科技条件平台—生物医药专业孵化器”等,北京市经信委授牌的“北京市中小企业公共技术服务平台”,奠定了中关村生物医药园在全国专业孵化器行业牢固的领先地位。

  未来伴随着春风,像调皮的孩子一样,向刘荣耀的团队频频招手,等待他们的也许是更加诡异多变的战场,可他们今非昔比,已经锻造成了骁勇善战的团队,他们满怀憧憬,将为国家、为民族孵化出更多的创新创业企业,让我国的生物医药事业插上腾飞的翅膀!

  (作者魏淑文系区文化委退休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