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老杨的饺子馆说起

谈谈对个体民营经济发展的看法

作者: 发表日期:2018-08-06

  两年前,家住海淀山后地区的老杨,在我所在小区租了一个面积不大的门脸,经营饺子馆。餐厅放着十来张双人桌,里面是个用玻璃窗隔开的操作间,装修算不上精致,但里里外外干净整洁。老杨饺子馆的饺子品种多,味道好。虽说是饺子馆,可不单纯卖饺子,还有多种凉菜、炒菜和酒水。饺子馆的生意兴旺,客人经常爆满,还常有外卖工给顾客送餐,弄得操作间里的七八个员工忙个不停。有时我不想做饭了,就到老杨饺子馆要上几两饺子,好吃不贵,感觉挺好。

  不过,这里的餐馆可不止老杨饺子馆一家,粗略估计,在我居住小区周围和附近大大小小的餐馆有二十多家,各有特色,所以,消费者的选择性还是很大的。

  也不仅有餐馆,还有如食品、果菜、服装、日杂、五金、文具、理发、家政、美容、保健、修理、理财、二手房等各行各业的店铺,到了晚上,小区周围及附近霓虹灯闪烁,呈现一幅美丽热闹的景象。据我所知,这些大大小小、种类繁多的店铺只有超市发属于国资,其它都是个体、民营经济。

  退休后,我也去过国内一些城市,所到之处,民营、个体店铺林林总总布满大街小巷,那些商业街区更是热闹非凡,相比之下,我们小区周围的这点繁华能算得了什么呢!

  年纪大些的人大概都记得,改革开放前是不准私人搞经营活动的,各行各业大大小小单位一律是公有制,做生意搞经营是投机倒把、走资本主义道路,是要挨整的。改革开放之初,虽然允许搞个体、民营经济了,但也有很多限制,例如:雇工就不准超过8人。由于存在姓资姓社问题,各级领导在如何对待个体民营经济发展上也都心存疑虑,安徽出了个傻子瓜子,就在全国引起轩然大波,给当地领导出了大难题,闹得理论家们都争论不休,最后还是邓小平同志出面表态:“放一放,看一看”、“让傻子瓜子经营一段。”才算了事。傻子瓜子这样的事情如果放到现在根本就不算事,如今,只要你合法依规,想做生意办公司,政府就一路绿灯,社会面貌变化如此之大这是当初我怎么也想不到的。

  有数据显示,现在个体民营经济已占我国GDP总量的60%,占就业人数超80%,占纳税总额的50%。虽然还有不同的统计数据,但大体相差不是很多。无论从数据看,还是直观感觉看,个体、民营经济已占据国民经济“半壁江山”的说法是靠谱的。可见个体、民营经济在壮大国民经济、增加国家财政收入,解决就业等方面发挥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而且还出现了一些在国内外有影响力的大公司、大品牌、著名企业家。

  我国农村人口多,人均耕地少,生产效率低下,农民收入难以提高,解决这一历史性难题的根本出路在于把多余的劳动力转移出去,推进城镇化。同时,国有企业改革过程中的下岗职工也需要安置,个体、民营经济提供了这么多的就业岗位,这就为转移农村多余劳动力和下岗职工再就业帮了大忙。

  个体、民营经济大多分布在和群众生活息息相关的第三产业。由于门类多、单位小、高度分散,政府难于直接管理,而个体民营经济在这个领域却可以大显身手,见缝插针地办好这些事情,个体、民营经济给群众生活提供的方便是公有制经济难以办到的。

  改革开放四十年,个体、民营经济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发展壮大,根本原因是通过改革建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形成了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经济成分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和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这样的体制机制激活了生产要素,特别是调动了人的积极性、创造力,使得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地尽其力、货畅其流。在这种体制机制下,平均主义大锅饭和等靠要的日子没有了,懒人失去了市场,思进取、干事业成了人们的共同追求。事实证明这样的体制机制“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力,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

  有人担心个体、民营经济的发展会动摇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甚至和私有化混为一谈,我认为这是误解。我国宪法明确规定:国有经济是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经济,国有经济是国民经济的主导力量,国家保障国有经济的巩固和发展。宪法还明确规定:矿藏、水流、森林、山岭、草原、荒地、滩涂等自然资源和城市土地都属于国家。农村和城市郊区土地属于集体所有。这就从国家根本大法上保障了公有制经济在国家的主体地位和主导作用,同时,还有那么多大型国有企业掌控国家经济命脉。党和国家历来都强调要做优、做强、做大国有经济;要保证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要不断增强国有经济的活力、控制力、影响力等等。在政治上有党的坚强领导,有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有建党近百年、建国近70年、改革开放四十年革命、建设、积累的经验,有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的前车之鉴,我坚信个体、民营经济的发展不会动摇公有制经济的主体地位,不会导致私有化的邪路。

  毋庸讳言,个体、民营经济在发展过程中也出现过不少问题,例如:经营秩序混乱、助长私搭乱建、造成环境污染以及假冒伪劣不讲诚信等等。我认为,这是我们这样的大国在经济体制转型期间所难以避免的,是一定历史时期存在的问题,不会永远存在下去,事实上现在情况已经大有好转。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政策、法规的完善,政府管理力度加大,这些问题一定能够根治。例如:小广告曾经被称为城市“牛皮癣”,严重影响市容环境,经过前些年持续整治,现在已经很少见了。再如:北京市的街道、胡同曾经被商贩们搞得很乱,影响市民生活,引起市民极大反感。为解决这个问题,市领导一声令下,大力整治,该拆的拆,该建的建,时间不长就改变了面貌,这说明只要党和政府下决心、动真格,任何难题都是可以破解的。

  “毫不动摇地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这是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根据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国情做出的英明论断和正确抉择。这一论断和抉择言简意赅、高屋建瓴,在这样的宽松环境下,个体、民营经济,一定会更加健康发展,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一定会有更多贡献。

  (作者李魁忠系上庄镇退休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