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春先创业创新一波三折(下)

作者: 发表日期:2018-08-06

  面对挫折初心不改

  陈春先所办的服务部在发展中遇到体制和传统观念的严重阻碍。1981年5月,物理所一位新上任的所长找陈春先谈话,明确提出:你是物理所一室主任,出任服务部负责人不太好。同时决定查一室的账目,怀疑服务部挪用了科研经费,对服务部每人每月拿7元津贴、办培训班发讲课费等均提出批评,并说服务部是“科技二道贩子”,搞歪门邪道,不务正业。1982年1月,这位所长公然在北京市科协迎新春茶话会上说:陈春先在物理所另搞一套,“标新立异”,是“胡闹”,“打乱了科研秩序”、“搞乱了科技人员思想”,每月还从服务部拿15元的津贴,给自己涨两级工资,服务部还有其他经济问题等等。市科协领导当即表态,严厉地指出:陈春先创办的服务部是改革开放的新生事物,科技人员利用业余时间搞技术咨询是科协提倡的,服务部工作人员每月拿7元津贴是依据中国科协有关规定发的。但物理所的这位所长仍坚持认为陈春先和服务部有严重问题,并报中科院纪检委立案审查。因服务部归科协领导,市科协首先派人查看了服务部的所有账本,仔细查看了20多笔收入、350多笔支出,没有查出问题。物理所仍不放过服务部,要求与市科协联合调查陈春先和服务部。这时服务部的许多工作人员不敢去服务部上班,只有陈春先等少数人每天坚持准时上班,面对各种刁难,服务部工作已无法运转,但陈春先创办科技企业搞技术扩散的初心不改。他向市科协反映情况,要求领导深入调查。这时,市科协把情况反映到新华分社,新华分社副社长周鸿书派记者潘善棠深入到服务部进行采访,写出《研究员陈春先搞技术扩散试验初见成效》的报道,通过《内部动态清样》把情况反映给中央。中央领导胡耀邦、胡启立、方毅等看后做了重要批示。1983年1月7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方毅在有关陈春先的报道上批示:“陈春先的做法完全对头的,应予鼓励”。1月8日,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的胡启立批示:“陈春先同志带头开创新局面,可能走出一条新路子,一方面较快地把科研成果转化为直接生产力,另一方面多了一条渠道,使科技人员为四化作贡献。一些确有贡献的科技人员可以先富起来,打破铁饭碗、大锅饭。当然还要研究必要的管理办法及制定政策,此事可委托科协大力支持。如何定,请耀邦酌示。”。时任总书记的胡耀邦当日批示:“可请科技领导小组研究出方针政策来”。1月13日,国务院科技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国家科委副主任赵东宛批示:“在我们制定制度和政策时可按胡耀邦同志指示精神把陈春先同志的意见考虑进去”。中央领导的鼓励和支持,在中科院和科技界引起强烈反响,为科技人员走出来创办新技术企业,开了“绿灯”,吃了“定心丸”。

  坚定走出第二步

  陈春先虽历经坎坷,但仍不灰心,继续为实现技术转移、技术扩散而努力奋斗。1983年春,陈春先根据中央领导的批示,找到海淀区科委主任胡定淮,说:“从科学院向外搞技术扩散有困难,就设法冲出这堵大墙,由扩散技术发展为吸引新技术,我想办一个新技术开发研究所,组织更大规模的技术开发,同更多的工厂挂钩协作”。胡当即表示:“好!欢迎你在海淀区办研究所,需要我们做什么尽管说!”。区委书记贾春旺得知此事后,召开专门会议听取陈春先和纪世瀛汇报,并当场拍板由区工业公司借给10万元资金支持他们。1983年4月15日,陈春先等11名科技人员在北京等离子体学会先进技术发展服务部的基础上创办了北京华夏新技术开发研究所(简称华夏所)。北京市科协、海淀区科委、海淀区工业公司均给予大力支持。海淀区政府以(84)128号文件正式批准华夏所列为正式建制,为独立核算、自负盈亏的集体所有制事业单位,实行理事会领导下的所长负责制。胡定淮任理事长,赵绮秋任副理事长,陈春先任所长,纪世瀛、崔文栋任副所长。同时成立了所属华夏电器技术服务公司和华夏电器厂,形成技工贸一体化的新型科技开发机构。陈春先带领科技人员创办科技企业在中关村起了带动的作用。不久,两通(四通公司、信通公司)两海(科海公司、京海公司)和联想、北大方正等著名企业先后成立。

  1984年,华夏所创造和总结了“两不四自一结合”的管理模式。“两不”即不要国家编制、不要国家投资;“四自”是自筹资金、自负盈亏、自主经营、自担风险;“一结合”就是技、工、贸相结合。华夏所成立一年时间,完成了15项国家计划外的技术项目开发。他们研制的ESS-1型快速储能烙铁,是国家空缺产品;研制成功的DLH2-5型电缆查漏仪及信号发生器,转让给一家无线电厂,产值达60多万元。

  再遇挫折道路坎坷

  1984年6月21日,华夏所与中科院北京器材供应站(以下简称供应站)签订一份“MIC-1微计算机器材管理系统开发任务委托协议书”,规定由华夏所开发并提供100套用于科研单位器材管理,有完整硬件、软件、外部设备配套的微计算机系统,总货款320万元。华夏所贷款275万元从广州购买机器、设备,空运北京,并为其开发软件、配置硬件,当开发任务完成并通过技术鉴定后,供应站却以没按期交货和先期交货质量有问题为由拒付货款。几经协商无效,华夏所向工商局申诉。1985年8月28日,海淀区工商局经济合同仲裁委员会下《裁决书》裁定华夏所胜诉,但要按协议规定交延期交货罚金。供应站不服,上诉到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市中级法院下达(1985)中经字第171号民事判决书,首先明确华夏所与供应站所签订的“协议”为有效协议。判决:华夏所偿付供应站第一批微机系统逾期交货的违约金7240元;供应站于判决生效后15日内从华夏所提走100套MIC-1微计算机器材管理系统。按总价款320万元结算,减去已付的40万元,判决由供应站付给华夏所贷款利息和鉴定费。供应站仍然不服,继续上诉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高院拨回中院重审。中院再审,于1987年判决华夏所胜拆,与前次判决不同的地方是鉴定费由供应站和华夏所各承担一部分。供应站还是不服,再次向北京市高级法院上拆。其判决结果使华夏所感到十分意外。高院基本上推翻了前三次的裁定和判决,以华夏所与供应站所签订的“协议”无效为主要理由,在未开庭的情况下,判决华夏所败诉。历经5年经济官司的折腾,华夏所已筋疲力尽,最后倒闭。

  继续探索?恶梦再现

  80年代末90年代初,陈春先得到金融机构的支持,以“金融租赁”的形式引进设备成立了“华夏硅谷公司”,一度成为中国最早做大规模信息加工的企业。公司有100多位操作员承揽大批量的信息加工业务,但到了1989年,市场突变,国外订单取消,这项业务随之萎缩。后来又开发排版系统新技术,还成立了华夏硅谷集团,并在深圳、天津、成都、昆明、香港建立了办事处,但由于经营不善,于1996年,集团解散。1998年陈春先与一位美国硅谷的企业家共同发起成立了金门桥科技发展中心,推进新技术产业重大贡献项目的开发。2002年发起创立了中关村创业顾问机构:“陈春先办公室”。但由于各方面的原因陈春先的身体已日渐衰弱。2004年8月9日,陈春先不幸因病去世,享年70岁。辞世后,有关医疗机构根据他的遗愿,摘取了他的眼角膜,实现了“把光明留给后人”的心愿。有病期间,海淀区政府给予多方面的关心和照顾,并发给他一定数量的生活补贴。

  陈春先创办科技机构,虽然没有做大做强,屡受挫折,走了弯路,但为民营科技企业的崛起,为激活大量沉淀的科研成果,为新技术企业的发展,为中关村电子一条街的形成,铺下了一块最重要的基石,人称中关村第一人。人们会永远记住他,学习他大胆创新、敢为人先的精神。

  (作者徐文华系区政府办退休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