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穿越缅甸行

作者: 发表日期:2018-02-24

  中国人过去很少到缅甸去,但自从缅甸加入“一带一路”的朋友圈后,开始多了起来。我和几个朋友,经过4 个多小时的飞行,一觉醒来,就来到了神秘的佛国——缅甸。

  异国风情

  缅甸是我国的近邻,与云南接壤,两国有2000 多公里的国境线。仰光是一座具有热带风光的美丽的海滨城市。城区三面环水,东面是勃固河, 南面是仰光河,西有伊洛瓦底江入海。

  仰光属热带季风性气候,半年晴朗,半年多雨, 气候宜人。位于热带地区, 仰光的土壤是肥沃的冲积土壤。一年被划分为三个季节即暑季,雨季,凉季。暑季气温通常在33 摄氏度以上。城市每年降雨量丰富。在仰光,从10 月至2 月,是最怡人的时节。

  此时北京正是隆冬时节,而这里却是满目葱翠, 简直就像一个大花园。到处是鲜花盛开,绿树成荫, 千年古迹, 万塔如林,金色的佛塔,寺庙神灵雕像与殖民地时期留下的教堂、西式建筑、交相辉映。大街上不时的飘过一队队穿着紫色袈裟的僧侣和三五成群穿着粉色长衫、光头漂亮的年轻小尼姑。身材苗条的缅甸姑娘和小伙们都穿着筒裙,脸上都涂着白黄色的防晒护肤面膜,慢悠悠地走在大街上。这里的时光就像凝固了一样,每个人的神情, 都是那么的淡定和安详。他们没有匆忙和焦虑,任凭日出日落,一切如昨。姑娘们脸上淳朴善良真挚的微笑,最能打动人心, 让人过目难忘。看到这一切,我顿时感觉远离了俗世的尘嚣,内心变得清灵而宁静。

  我们到仰光的第二天清晨,坐大巴车去维桑海边度假区,150 多公里的路程,竟然要走6 个多小时。导游要我们做好思想准备,做一次长途健身按摩。汽车在蜿蜒的公路上行驶,一路上的颠簸,就不必说了,这条缅甸高速公路,就像我们五十年代的乡间公路,不仅窄,而且高低不平,路上还要几次停下收费。路两旁长满了绿色植物,也有一块块稻田,但没有见到一座工厂。路两旁排水沟上,住的都是当地老百姓。他们在水里打上木桩,上面铺上木棍,盖上茅草棚,就安家了,真不知道他们在里面是怎么躲避那漫长的雨季,忍耐那三四十度高温。在那成片的茅草棚间,偶尔,也能看到屋顶上铺着铁皮的房子,还有一些简易木板房,就算是豪宅了,当地的老百姓祖祖辈辈就居住在这里。在成片的茅草房中间,也有不少金色的佛塔,缅甸人认为,饭可以一顿不吃, 但不能一天没有佛拜。1987 年缅甸被联合国认定为世界经济最不发达国家,可同时也是世界上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家之一。这就是宗教的力量吧!

  佛塔如林

  在缅甸全民信教,真是抬头见佛塔,低头进寺庙,到底有多少佛塔和寺庙,谁也数不清。规模最大的,也是最著名的,就是缅甸仰光的大金塔了。

  大金塔是仰光最早的著名建筑,也是世界佛教的圣地。是世界第一大佛塔,已有2600 多年的历史。

  大金塔建在仰光市北部海拔51 米的丁固达拉岗上,经历代王朝不断修建,现在塔身高112 米。佛塔由砖砌成,塔身表面用七吨多黄金,贴满了金箔,塔形像一只覆在地上的巨钟,底部周长427 米,有4 个大门,门外有石狮镇守,门内有玉雕佛像,塔内还设有石梯和电梯。塔顶罩着一个5 米高、1250 千克重的金属宝伞, 伞尖顶着一颗直径27 厘米的金球,球的表面镶有钻石和红蓝宝石共5000 多颗。塔檐悬挂1000 多枚金铃和400 多枚银铃。在大金塔四周,还有68 座小金塔,形状与大金塔相仿,组成金塔之林。

  在大金塔的西北角, 有一口重达25 吨的巨大铜钟, 于1778 年铸造, 是缅甸的珍贵文物。1824 年,英国占领缅甸之后, 企图把这口巨钟运到印度。缅甸人在装船时,故意把钟沉入仰光河底,英国人多次打捞都枉费心机。最后还是由缅甸人捞出了古钟,仍安放在大金塔附近。

  在缅甸所有的寺庙, 不管是游客还是当地人, 进去都不能穿短裤短裙(裙子和裤子的长度必须过膝盖)、鞋和袜子,进入寺庙,人们拜完佛后, 可以在里面休息,吃饭, 读书,睡觉纳凉,小孩可以在里面自由玩耍。

  缅甸人的生日,是按星期计算的,每周可以过一次生日,要到寺庙做一次“功德”搞卫生。在缅甸人去世时,要作佛事纪念,死后100 天时,再纪念一次,从此就不再打扰了,让他们安心转世。因此在缅甸很少见到墓地。

  我是中国人

  在缅甸,我感到做为一名中国人很有面子,现在很多缅甸的孩子都学中文,会中文很好就业,工资也高。来到缅甸看到很多当地的人,都在经营中国餐馆,按照中国人的口味,学做中国饭。当地的很多餐馆,都为中国人准备吃饭的筷子、喝的开水, 购物可以用人民币结算。缅甸的物价便宜,我在缅甸换了200 元人民币的零花钱,几天过后,居然没花完,使我找到了当富人的感觉。在缅甸华人大约有30 多万,很多到缅已经是第四、五代人了, 但是见面的第一句话,仍然介绍说,我是中国人。

  有一天, 我们在仰光的皇家湖公园拍照,远远的就发现一位老伯,虽然穿了一身当地缅甸人的服装,但是他那亲切和蔼的目光始终在跟随注视着我们。这时又见到三个年轻貌美、皮肤白嫩、气质高雅的女孩儿,我们几个不约而同的想跟她们拍个合影,这时有两个老伯一起走过来,用地道的汉语说:“我来给你们拍”,我们当时都很惊讶!老伯急忙说:“我们也是中国人, 我们16 岁时跟随10 万中国远征军,来到缅甸打日本,后来能活下来回国的不足三万人,现在我们已经90 多岁了。”说着眼圈就湿润了,我们听了顿时肃然起敬,像见到了久别的亲人,拉着他俩的手, 问长问短,还一起合影留念。原来他们的祖籍在梅州,那三个女孩都是他们在缅甸的后代……

  我们的导游就是一个第四代华裔缅甸人。接我们时,见面第一句话就用纯正的国语说,我是中国人,祖籍湖南,但是从我爷爷那一代就没回过老家,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 到现在我们家,依然保持着中国人的习俗。每次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拜祖宗, 我们从小在家大人们不让说缅甸话,只许讲中国话,白天在缅甸的学校里上课,晚上业余学中文。现在,我们都希望中国提倡的一带一路快点建好, 千万别让美国给搅和了。缅甸跟美国那么多年,还是那么穷,现在搞一带一路,和中国签了很多经济项目,你们来旅游就是一带一路的成果。

  在去海边的路上,汽车开了六、七个小时,他几乎嘴就没停过,滔滔不绝地讲,中国一带一路在缅甸的成果。他回忆说, 过去缅甸排华时,不许我们学中文,我们只能偷偷地学。那时华人到处找不到工作,我父亲是医生, 没人敢找他看病,他只好到山里去挖玉,繁重的体力劳动几乎要了命,但是我们家还是吃了上顿没下顿……我们缅甸华人,都盼望一带一路早日建成, 中国更强大。他反复强调, 我们海外华人,拥护一带一路政策,并不是要从中得到多少经济利益,而是中国强大,我们华人在缅甸能活的更有尊严。

  (作者系区政协退休干部  张秀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