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最美的红玫瑰

作者: 发表日期:2018-01-11

  “2017年1月12日凌晨,中国著名语言学家、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李佩先生去世。她是‘两弹一星’元勋郭永怀的遗孀,曾帮助中国第一批自费留学生走出国门。被誉为‘中科院最美的红玫瑰’,年轻人对她却少有所知。”一则微博迅速传播着,我感到了一种责任。

  当年,为撰写郭永怀院士的事迹,我有幸数次拜访了李佩老师,德高望重的李老师同样有着感动一代人的情怀与经历,堪称楷模,我应将我所知道的,著文奉献给广大读者。

  青春似火,激情投身爱国运动

  中关村北区有一栋中国科学院的老式家属楼,青砖灰瓦显得有点陈旧。这里曾经是“藏龙卧虎”的地方,当年著名科学家钱学森、钱三强、彭恒武、竺可桢、熊庆来、王淦昌和陈能宽等曾居住这里。我按响门铃,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了。她身材纤瘦,慈祥中透着干练,89岁的高龄依然精神矍铄,乍见时会让你吃惊不已,她就是李佩老师。

  李佩老师和蔼可亲,我怀着敬仰的心情和她亲切交谈。青年时代的李佩有着浓浓的爱国情怀。她1936年考入北京大学经济学系,“七•七”事变发生后, 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南开大学西迁昆明,组建了西南联合大学,李佩曾任西南联大学生会副主席。

  日本鬼子频繁空袭,学生们不能安生地读书,李佩和同学们为支持抗日,组织了一个空袭救护队。每次空袭后她们就跑到敌机轰炸过的地方,见到伤员,就帮着医务人员做些简单的处理。她们每周还要为当地的妇女组织文化学习班,教她们认字,让他们了解抗日的道理。还帮助女青年会,组织年轻的女工们学唱歌、演戏,解决她们的各种困难。

  大学毕业后,李佩在重庆中国劳动协会工作,负责一笔用美国工会支持中国抗战的捐款举办各种活动,如创办工人夜校和工人托儿所。当时她受中共地下党员的影响,帮助把美国工人的捐款分给延安解放区。她反对国民党独裁统治,参加了包括校场口事件等多个中共领导的进步群众运动。她青春似火,是一个充满爱国激情的热血青年。

  毅然回归,一片玉壶丹心

  1947年,李佩有机会赴美国学习工商管理。次年与同在美国康奈尔大学任教的原西南联大校友郭永怀结婚。多年后,李佩在美国康奈尔大学教授中文,丈夫郭永怀在美国加利福尼亚理工学院获博士学位,他们在美国已有了很好的社会地位和生活条件。但蓬勃发展的新中国在召唤,1956年10月,他们毫不犹豫地举家回国,投身到新中国的建设中。

  在“文化大革命”中,她因从美国回来也曾挨批斗、受审查,但她坚信,祖国一定会理解自己,一片冰心在玉壶。平反后, 1976年,李佩出任中国科大研究生院(北京)外语教研室负责人,在文革之后人才损失殆尽的困难境地中,李佩白手起家,创办了“应用语言学班”,因此被誉为“中国应用语言学之母”。她付出了巨大的心血,培养了大量的优秀人才,一直到八十高龄,她仍然活跃在外语教学的讲台上。李佩老师被学生公认为博学、爱心、美丽与优雅的象征,深受几代科学家与学生的爱戴和尊重。

  退休后的她更加忙碌。81岁那年,她开始创办《中关村大讲堂》,每周为科学院的离退休老同志组织讲座,为社区组织健康咨询,给老同志讲授英语,来宣讲的大多是专家、名人,她请她的学生或专家朋友来讲课。笔者曾亲临大讲堂现场,礼堂坐满了听众,我为主持人李佩照了一张飒爽英姿、青松不老的照片。晚年她用对社区的奉献,谱写着一位爱国知识分子的不老人生。

  耄耋之年,慷慨献出毕生积蓄

  2007年,为激励青年学生努力学习、早日成才,李佩老师将个人的全部积蓄分别赠与中科院力学研究所和中国科技大学的郭永怀奖学金。

  看到这则消息,我再次造访了李佩老师。李老的生活十分简朴,一日三餐,粗茶淡饭。客厅里一套最平常不过的沙发,对面是两个古老的单人沙发和小茶几。一个硬木花格架,地面保留着暗红色的油漆——这还是当年楼房刚落成时就有的,几盆花木让古朴的小屋增添了些许生气。仅此而已。

  李佩老师在郭永怀院士逝世后,只靠个人的退休金养活自己,她的独生女儿也因病早逝,手中的一点钱,应是养老之钱,保命之钱,她又何必捐出呢?笔者以常人之心向李老提出:“您已届耄耋之年,有许多要用钱的地方,仅有的这点钱为什么要捐出去?”李佩教授声调平和地回答:“郭永怀一直认为,推动中国科学事业的发展,不是一代、二代人的事,他生前就特别注意培养年轻人。”

  她接着讲:“我也一生做老师,平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让青年人成才。我的退休金够用了,学校对我很关照,没有很多花钱的地方。社会上怎么看我不知道,我这样做心安理得。”  

  我继续提问:“您是否可以用这钱吃些高级营养品,过几天享受的生活?” 李教授淡淡一笑说:“不需要。我听过健康报告,最好的办法是一日三餐做好营养搭配。我也问过专家,只靠三餐营养够吗?专家说,适当吃点多维片就可以了。”语言朴实无华。她稍微停顿一下又补充道:“我参加各种活动,再加上动脑筋思考一些问题就足够了。”我默然。她似乎就没想过如何“享受”,不知怎样“豪华”,尽管她的钱本来够她过富裕的晚年。

  天渐渐暗了,也许为了省电,没有开灯,夕阳的余晖射进屋内,李老的脸显得有些红润,我想起“中科院最美的红玫瑰”的称誉。红玫瑰一般用来象征爱情,李佩老人将她一生炙热的爱献给了祖国。她的跌宕人生与国家命运息息相关,淡泊名利,无怨无悔;她余热生辉,近九十高龄依然在退休园地劳碌奔波,并倾其所有,献出了全部积蓄。她就像一支永远绽放的红玫瑰,红得耀眼,魅力无限。2017年1月12日凌晨,这位令人敬佩的传奇式人物经历了一个世纪的风风雨雨平静地走了,留下的是人们对她永远的赞扬与思念。

  (作者系中关村中学退休教师  佟秋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