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让我永生难忘

作者: 发表日期:2017-11-28

  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的那段生活,让我永生难忘。那是充满激情的岁月。在军医大学毕业后不久,我奉命参加志愿军野战医院,奔赴朝鲜战场。出发那天,是个寒冷的冬天,夜幕降临时,我们穿着笨重的棉衣和皮大衣,乘上装货的闷罐专列开往朝鲜。数小时后列车顺利跨过鸭绿江,进入朝鲜国土。我们下了车,眼前是茫茫黑夜,天上飘着鹅毛大雪,天寒地冻。这支志愿军队伍排成一行,踏着过膝的厚雪,激情豪迈地快步前进。朝鲜老乡的村落已被战火夷为平地,瓦砾成堆,还有大量的弹坑。

  在一所野战医院里,我们医生护士不分昼夜的忙着给伤员包扎伤口、换药、打针、发药。晚上和护士一起提着油灯查房,一起送饭并为重伤员喂饭。当伤员一口一口把饭吃完时,他们眼里闪烁着感激的泪花,我们心中涌起欣慰的波涛。伤病员极度的痛苦牵动着每位白衣战士的心。有时一天要工作十几个小时,可是没人叫苦,大家都不怕脏不怕累,只知奉献,心中被一种热情鼓舞着。

  初夏的一天,天空云量增多,忽然下起倾盆大雨,屋内的雨水迅速涨高。我们把裤腿挽到膝盖上,淌着过膝的雨水走过来走过去,完成各项医疗任务,就这样在雨水中整整泡了七天。正当我和指导员忙着为分散在各处病房的伤病员查房时,医院突然接到转移的命令,我们回来时被告知,医院已转移,要立即跟上,不能掉队。

  江水猛涨,过江非常危险。我和指导员望着汹涌奔流的江水一筹莫展。这时朝鲜老乡说:“你们不要着急,我们一定想办法让你们安全过江跟上队伍。”老乡找来八名水性好的棒小伙子,并说:“你们志愿军为我们牺牲,我们也要送你们安全渡江。哪怕孩子们牺牲了,我们也心甘情愿,快上船吧。”我看到孩子们的母亲流下泪水。我和指导员万分感激的向他们行了军礼,“谢谢你们”。我们立刻上船坐在中间,水手们分成两排,一边四个人,一人一把桨。上船后我看到江边站满了人群,乡亲们期盼着我们能平安抵达对岸。船很快离岸,八个小伙子在滔滔江水中艰难地用力划着小船,突然一个大浪迎头拍下来,让人喘不过气,几乎把我们吞噬在波涛中。我紧紧地抓住船帮,船身东摇西摆,晃个不停,眼看我们就要翻到江里去了,此时又一个大浪打来,我们从头到脚泡在水中,船舱进水了。

  指导员在我身边说:“现在处境非常危险,你一定要抓住船板,战士们更需要你,我会全力帮你过江,若是我死了,就请你用我兜里的津贴替我交党费吧。”听了指导员这番话后,我抑制不住地流下眼泪:“指导员你不会死,我们都不能死,一定要活着渡过江去。”

  江水又掀起一个个大浪,小船被卷得很高,然后又重重地摔落下来,船身进进退退来回摇摆。这种场面是我有生以来从未经历过的。身边的水手们勇敢地拼命向前划着,汗水、江水混在脸上,手上流着鲜血。就在这时我好像听到老乡们的欢呼声,朦胧中看到了对岸的人群,我们终于到达对岸了。我们都没有死!我们得救了!船头刚靠岸,我们不顾湿透的全身,激动地跳下船来。江岸这边的老乡们流着眼泪,拉着我们的手说:“你们受惊了。”我和指导员也含着热泪握着他们的手:“太谢谢你们了,我们会永远记住你们的。”年轻的水手们说:“不要管我们,你们快去追赶队伍吧。”我和指导员向老乡和水手们深深鞠躬:“谢谢你们,再见!”

  在追赶队伍的途中,遇上一辆卡车,我们搭车赶上了队伍。

  在朝鲜战场上,战斗非常残酷,我方伤亡官兵也不少。美国轰炸机和战斗机,对朝鲜北方不停地进行毁灭性轰炸。我方运输部队仍然在严峻的形势下为前方进行物资补充。有一次,在执行任务的途中,我坐在运输大卡车的副驾驶座位上,车队在蜿蜒的盘山路上行驶。一边是悬崖,一边是高山,狭窄的公路只有出行一辆车的宽度,虽然司机很有经验,但是我一直提心吊胆。行进中突然敌机飞来轰炸,我眼看着最前边的一辆卡车被炸而掉入悬崖。我坐的车比较靠后,最终得以安全到达。可是亲眼见到战友牺牲,是非常令人痛心的事。

  战争就是一场灾难,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在这硝烟弥漫的战场上,能生存下来实在不容易。

  虽然这是发生在60多年以前的事,但我仍然记忆犹新。那深深地印在我脑海中的战地生活和顽强地保家卫国、不怕流血牺牲的战士,以及中朝人民深厚的友谊,使我永生难忘!

  (作者系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复兴医院离休干部  薛来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