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牟书记二三事

作者: 发表日期:2017-06-26

  春节前支部活动没有见到赵中牟书记,问后得知正在北医三院ICU病房,不允许探视,心中祈盼他能闯过难关。正月初四,传来噩耗,但我身在重庆,不能参加向老书记的告别仪式,留下了永久的遗憾。返京后,三十年往事在脑海中萦绕。现略述一二,以缅怀书记,弘扬正气。

  廉洁勤俭率先垂范

  赵中牟书记1987年(时年56岁)从市纪委调任海淀区纪委任书记。赵书记当时家住东城区建国门附近一处平房院内的一间半平房,有自建的小厨房。到海淀区后不能每天往返单位和住家之间,有事晚了就吃在食堂,住在办公室。当时纪委没有独立的财务,使用公车要提前到司机班登记,经费归财务科统一管理。作为纪委书记,到较近的基层去,交通也是自己解决,更不用说下班后的事宜了。1988年知春东里8号楼竣工后,赵书记有了一套两居室的住宅,此后,下班后就不用留宿办公室了,而是骑自行车或步行回家。

  大约在1989年春季,全国部分省市城区纪委发起“纪检工作研讨会”,需去云南昆明参会。考虑到时间和经费问题,赵书记选择从北京飞往贵阳,再从贵阳乘火车到昆明,既不耽误开会,又节约了经费。这就是把公款支出当成自家过日子一样算计的纪委书记。

  坚韧顽强工作第一

  在任期间,赵书记与朝阳区纪委书记约好一个周末的下午交流沟通,我作为办公室主任快到点时去他的办公室请他乘车前往。开门的一刹那我被吓住了,赵书记躺在床上,白毛巾堵着鼻子,毛巾已染成血色,赶快叫人把毛巾放盆里洗一下,满盆的血水。缺乏医学常识的我们不知该如何处置,叫了车到海淀医院,经医治后血暂时止住了。这种情况下,我想应该给朝阳区纪委打个电话,取消这次活动,但没有得到赵书记的许可,只好陪着书记到朝阳区纪委,完成任务后,才送他回建国门的家。

  之后赵书记的腰、腿也曾出现问题,行走困难,需要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架着他才能上车,即使这样,他也从未因病耽误工作,以坚韧顽强的毅力为我们做出了榜样。

  坚定信仰笔耕不辍

  赵书记离休二十余年,始终关心着国家的发展变化和纪检监察工作。在认真阅读报纸杂志的同时,深入思考,不断探讨,每年都向市纪委监察局、区委、区纪委监察局的工作提出意见和建议(经常是书面形式的),每年发表的文章或提出的建议都在三四篇以上。今年《海淀老干部》第一期还刊登了赵书记的文章《强化党的监督》。赵书记还担任海淀区文化工作观察员。在回辽宁老家时也不忘向家乡的党政部门建言献策,引起当地领导的高度重视。

  为了跟上时代步伐,八旬后的赵书记在孙子的帮助下学会了使用电脑,可以自己在电脑上写文章,从汉语拼音学起,难度可想而知!有了电脑,有了邮箱,坐在家里文章就发到有关单位了,够现代吧。

  2015年机关开展群众路线教育活动中,赵书记给我打来电话,谈了他的想法和意见。我和支委们商量后一齐来到他家,作为一次特殊的支委会,专门听取赵书记的想法和建议。时任区纪委书记的芦育珠同志也上门听取意见,为区纪委、监察局在新形势下做好反腐败和党风廉政建设工作起到了有力的促进作用。

  赵书记,您辛苦了!您放心吧,您关心的纪检监察工作正在深入有序地开展,人民群众期盼的廉洁党风、政风正在形成,党和国家的事业后继有人。

  (作者系区纪委退休干部  张淑兰)